<progress id="1jbvx"></progress>
<cite id="1jbvx"><video id="1jbvx"><var id="1jbvx"></var></video></cite><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menuitem id="1jbvx"><ruby id="1jbvx"></ruby></menuitem>
<var id="1jbvx"></var>
<cite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cite>
<var id="1jbvx"></var><var id="1jbvx"><video id="1jbvx"><thead id="1jbvx"></thead></video></var>
<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ins id="1jbvx"><span id="1jbvx"><var id="1jbvx"></var></span></ins><ins id="1jbvx"></ins>
<ins id="1jbvx"><span id="1jbvx"><var id="1jbvx"></var></span></ins>
<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cite id="1jbvx"></cite>
<cite id="1jbvx"></cite>
<var id="1jbvx"><span id="1jbvx"></span></var>
<cite id="1jbvx"><span id="1jbvx"></span></cite>
<var id="1jbvx"></var>

時尚頭條網LADYMAX|時尚影響力媒體-專注報道商業時尚和街拍

“時尚界就是一群焦慮的人” 前英國版Vogue時裝總監向獨立時裝雜志Vestoj曝被解雇內幕

來源:時尚頭條網責任編輯:Drizzie時間:2017年07月05日 16:41
分享

“時尚界就是一群焦慮的人” 前英國版Vogue時裝總監向獨立時裝雜志Vestoj曝被解雇內幕

前英國版Vogue時裝總監向獨立時裝雜志Vestoj曝被解雇內幕 揭露時尚業“荼毒”

 

時尚頭條網報道:即便是為英國版Vogue供職25年的資深時裝總監,也面臨隨時被行業淘汰的焦慮感。

 

日前,英國獨立時裝雜志Vestoj刊登了一篇前英國版Vogue時裝總監Lucinda Chambers的采訪,幾個小時后該報道在Vestoj網站被撤稿。Lucinda Chambers在采訪中談及她被新任主編Edward Enninful解雇的事情細節,以及她在Marni和Vogue供職時的行業內幕。值得注意的是,Edward Enninful是Vogue創刊百年來首個男性主編。

 

現年57歲的Lucinda Chambers曾為英國版Vogue供職25年,她在采訪中披露,一個半月前她被新任主編突然解雇,人事部、與她共事25年的同事、董事長,甚至是出版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他們做出這個決定只用了3分鐘”。事后雖然她的朋友建議為了維護30多年的業內名聲不要對此事聲張,她仍然決定給同事們寫一封公開信,告訴大家她是被解雇而不是主動選擇離開,“我不想成為那種假裝逞強,掩飾說是自己‘決定’離開公司的人,這個行業已經充滿假象。”

 

在這篇名為“我還能拿到秀票嗎?”(Will I Get A Ticket?)的文章中,她還曝出更多以往在Marni和Vogue工作時的內幕。她認為,當今的時尚也對失敗缺乏容忍,每個人都可能隨時出局。去Vogue工作之前,Lucinda曾在Marni與設計師Paulo Melim Andersson共事。她在采訪中披露,盡管她曾建議CEO 給Paulo Melim Andersson更多時間,認為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并讓他與正確的人共事,他就能做得很好。但是公司并沒有給他時間和人才,僅3季過后,Paulo Melim Andersson就被踢出局。

 

同時,Lucinda Chambers也坦言自己也有失敗的時候,而這往往是由于雜志與廣告商之間的特殊關系。她抨擊了自己造型的英國版Vogue的6月封面, Alexa Chuang身著Michael Kors T恤的封面非常糟糕,但因為后者是重要廣告商,所以她不得不那么做。

 

“時尚界就是一群焦慮的人” 前英國版Vogue時裝總監向獨立時裝雜志Vestoj曝被解雇內幕

現在Vestoj網站上已經恢復刊登Lucinda Chambers的采訪“Will I Get a Ticket?”

 

她進一步抨擊了時尚界的普遍焦慮。“快時尚讓人們對LVMH等大集團提高了期望,商業開始逼迫設計師讓每個創意人士都像商人一樣思考,永遠想要更快,想要更多。”她表示,這些創意人士很容易酗酒,依賴藥物或是精神崩潰。管理層命令設計師每年做出8至16個系列,因為工作過量,通常設計師都會做得很差,而一旦做得很差,設計師就會立刻被踢出局,從而令整個時尚創意環節陷入惡循環中。

 

她還談及了Marni被出售給Diesel創始人Renzo Rosso前后的變化,“Marni是我工作過的最真實的公司”。她表示,無論在多樣性還是設計質量上,Marni都無可挑剔。但是她至今無法理解為什么Marni創始人Consuelo Castiglioni要將品牌60%的股權賣給OTB集團的創始人Renzo Rosso,而旗下擁有Diesel和DSquared²的OTB根本就與Marni的調性不符。

 

Consuelo Castiglioni離開品牌后,Lucinda Chambers建議Renzo Rosso從品牌內部提拔一個設計師,Renzo Rosso原本同意了,但最后一刻卻改變主意,從Prada找來了原本設計明星服飾的Francesco Risso,“Francesco Risso跟Marni一點關系都沒有,他從來沒做過一場秀,從來沒有帶領過一個團隊”。而她犀利地指出,令Renzo Rosso選擇Francesco Risso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Anna Wintour所起的作用。她認為現在的Marni是一場災難,“Marni最近一個的女裝系列成本是以前的2.5倍,銷量收入卻下滑了50%。”

 

她袒露了被解雇后自己的落差感,以及時尚界普遍的焦慮感。“我已經57歲了,我知道九月的時裝秀來臨時我會感到很脆弱。我還能拿到秀票嗎?我會坐在什么樣的位置?過去25年我都沒有思考過這樣的問題。大部分離開Vogue的人都會感到落差,事實證明你個人的價值從來沒有高過公司的價值。”但她認為,她不會再為這些事情所焦慮了。

 

她最后坦言已經多年不看自己做的雜志。一方面由于太過熟悉,一方面由于現在的時尚雜志講的都是不切實際的內容,它們永遠在鼓勵人們買更多他們不需要的事情。“時尚雜志喪失了以前的權威簡直是一種恥辱,現在時尚雜志已經停止試圖讓自己變得有用。”

 

這篇采訪在Vestoj網站被撤稿得到了The Fashion Law等媒體的密切關注。The Fashion Law的分析認為,由于Lucinda Chambers可能簽訂了不披露和非詆毀條款,她和Vestoj或將面臨Vogue母公司康泰納仕集團的訴訟。

 

昨日晚些時候,Vestoj向The Fashion Law發布聲明稱,“由于本文的敏感性,我們決定暫時將其從網站上刪除,現在我們已經將其全部重新發布了。撤稿的原因與Lucinda在采訪中討論的行業壓力有關。”

 

據悉,Vestoj于2009年創刊,至今推出7期雜志,其創刊理念是以純粹的時裝和跨學科學術角度解讀時尚,為了保證這樣的雜志內容能夠不受商業化干擾,Vestoj表示堅決拒絕廣告,保持獨立。雜志創刊人Anja Aronowsky Cronberg也是Lucinda Chambers采訪的作者。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一次撤稿事件中,主打獨立評論的Vestoj也難逃行業壓力。在Vestoj給The Fashion Law的聲明中寫道,“眾所周知,時尚雜志很少能夠獨立,因為它們的存在取決于它們與強大的機構和個人的公關關系,無論是時裝秀的秀票,還是是否能夠得到采訪機會或廣告收入。Vestoj創刊的初衷就是為了抵抗這些壓力,但我們并不總是能夠對行業壓力免疫。我們希望Lucinda的采訪會再次引發一場討論,用她的話說,這樣的討論可能會讓時尚媒體更加‘有力和有用’。”

 

截止到目前,Vogue雜志還未就此事做出任何評論。 (文/Drizzie)



更多VOGUE   時尚媒體   的資訊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廣告大片

上市公司時尚品牌

特级欧美毛片免费观看_国产美女口爆吞精普通话_亚洲中文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