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1jbvx"></progress>
<cite id="1jbvx"><video id="1jbvx"><var id="1jbvx"></var></video></cite><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menuitem id="1jbvx"><ruby id="1jbvx"></ruby></menuitem>
<var id="1jbvx"></var>
<cite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cite>
<var id="1jbvx"></var><var id="1jbvx"><video id="1jbvx"><thead id="1jbvx"></thead></video></var>
<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ins id="1jbvx"><span id="1jbvx"><var id="1jbvx"></var></span></ins><ins id="1jbvx"></ins>
<ins id="1jbvx"><span id="1jbvx"><var id="1jbvx"></var></span></ins>
<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cite id="1jbvx"></cite>
<cite id="1jbvx"></cite>
<var id="1jbvx"><span id="1jbvx"></span></var>
<cite id="1jbvx"><span id="1jbvx"></span></cite>
<var id="1jbvx"></var>

時尚頭條網LADYMAX|時尚影響力媒體-專注報道商業時尚和街拍

張大奕沒有被遺忘,網紅電商如涵連續兩個季度實現盈利

來源:時尚頭條網責任編輯:Crystal時間:2020年03月05日 10:11

張大奕沒有被遺忘,網紅電商如涵連續兩個季度實現盈利

包括張大奕的三名頭部KOL一共貢獻了10.45億元GMV,同比大漲63.7%

作者 | 周惠寧

 

2019年被視為直播電商元年,收入曾趕超卡戴珊的國內網紅張大奕卻風頭漸弱,其背后的“網紅第一股”如涵控股也頻遭質疑。

 

對于爭議,如涵控股并沒有作出太多正面回應,但其上市后的業績報告表現卻越來越積極,上市不到半年時間就已扭虧為盈。

 

據時尚商業快訊數據,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三個月內,如涵控股銷售額同比大漲25%至4.82億元,GMV同比大漲69%至17億元,廣告和營銷等服務性收入為1.1億元,同比增幅達154%,毛利率為36%,凈利潤為1070萬元,調整后大漲35%至2100萬元,已連續兩個季度實現盈利。

 

張大奕沒有被遺忘,網紅電商如涵連續兩個季度實現盈利

張大奕沒有被遺忘,網紅電商如涵連續兩個季度實現盈利

張大奕沒有被遺忘,網紅電商如涵連續兩個季度實現盈利

圖為如涵控股第三財季主要業績數據

 

報告顯示,如涵控股旗下共有159個KOL,較上一年增加了46名,包括張大奕的三名頭部KOL一共貢獻了10.45億元GMV,同比大漲63.7%,占總GMV的61%,肩部和腰部KOL則分別增加至12和144名,共覆蓋了逾2億粉絲。期內,集團自營網店從91家減少至22家,但GMV依然錄得21.8%的增幅至9.76億元。

 

成功孵化出張大奕、蟲蟲、大金等網紅的電商如涵控股創立于2001年,于去年4月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創始人兼董事長馮敏在財報中表示,第三財季的業績增長建立在集團KOL孵化方面的核心能力上,主要得益于運營效率的持續提升以及淘寶平臺電商直播業務的提升。

 

馮敏進一步透露,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三個月和九個月內,集團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凈額分別為人民幣8990萬元和人民幣9810萬元,分別增長9%和114%,未來集團會繼續優化品牌與KOL之間的聯系,增強獲利渠道,并提高整體運營效率。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10月5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分別發布聲明,稱代表購買如涵控股美國存托憑證的投資者發起集體訴訟,對該公司進行調查并尋求索賠。對此,如涵回應稱公司公開披露的所有信息都沒有問題,完全合規合法,相關事宜已交給美國律師STB律所處理。

 

實際上業界對網紅電商模式的擔憂從未停止。在上市前,如涵控股連續3年錄得虧損。根據招股書顯示,2017財年如涵控股的凈虧損為人民幣4010萬元,2018財年凈虧損為人民幣9000萬元,2019財年前三財季的凈虧損為人民幣5750萬元。

 

王思聰評價如涵控股的話題隨后也一度登上微博熱搜,引發廣泛熱議,“收入是有的,但是錢花的也莫名其妙,特別是近1.5億的營銷費用令人費解,花這么多營銷費用,那KOL的意義何在?如果停掉這個營銷費用又會如何。”

 

不過如涵控股真正需要注意的或許是新帶貨力量的崛起分散了依靠微博和淘寶生態成長起來的早期網紅,以及肩部、腰部網紅成長速度跟不上市場變化等問題。據天貓數據,去年“雙十一”薇婭直播間觀看人數為4315萬,李佳琦的觀看人數為3683萬,張大奕的直播間觀看人數則為千萬左右。百度指數數據則顯示,從去年9月開始,張大奕的搜索熱度就被薇婭趕超,李佳琦更是一直領先。

 

馮敏早前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坦承,此前如涵控股主要的矛盾是前端流量的發展遠比供應鏈的發展更快,意識到問題后公司開始讓自己所擅長的網紅流量去服務第三方品牌,以輕店鋪的方式實現更靈活地變現。如涵控股首席執行官孫雷則用“金字塔”一詞形容旗下的紅人結構,強調目前如涵控股主要的重心在于肩部和腰部的網紅。

 

在談及只有一個張大奕的問題時,馮敏強調,頂級流量不是簡單就能復制的,現在的如涵控股更像是一個足球青年訓練營,簽約新人后集團會投入資源進行培訓、孵化,人均需要6個月至8個月的孵化時間。如涵控股計劃在擴大KOL池的同時,與更多新興品牌合作,鞏固自身在中國領先的KOL交易平臺的定位。

 

同樣在去年上市的美國網紅電商第一股Revolve也正面臨挑戰。區別于如涵控股以網紅為主的經營模式,Revolve平臺發售500多個品牌的產品,同時打造了21一個自有品牌,在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財季內銷售額同比大漲16%至1.47億美元,但不及分析師預期的1.52億。2019財年全年,Revolve銷售額大漲21%至6億美元,毛利率為53.6%,凈利潤大漲16%至3566萬美元。

 

Revolve合伙人Mike Karanikolas表示,今年集團會優先投資自有品牌團隊,同時進一步深耕Revolve所對標的細分市場,在增強自有平臺業務的同時加大對營銷、技術和客戶體驗方面創新的投入,與如涵控股的“輕店鋪”方式恰恰相反。

 

可以肯定的是,網紅行業競爭激烈且殘酷,但也正是這些不斷涌現的挑戰推動整個產業走向高處,面對層出不窮的新人網紅和精力有限的粉絲,沒有誰能永遠站在頭部,如涵控股能做的只有時刻保持警惕。

 

對于2020財年全年,如涵控股預計產品凈營收將在9.8至11.3億元之間,同比增幅為4%至20%,服務凈營收則有望大漲86%到152%至2.8到3.8億元之間。

 

財報發布后,如涵控股股價應聲大漲9.47%至7.63美元,近半年來累計上漲逾71%,市值約為6.3億美元。



更多張大奕   的資訊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廣告大片

上市公司時尚品牌

特级欧美毛片免费观看_国产美女口爆吞精普通话_亚洲中文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