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1jbvx"></progress>
<cite id="1jbvx"><video id="1jbvx"><var id="1jbvx"></var></video></cite><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menuitem id="1jbvx"><ruby id="1jbvx"></ruby></menuitem>
<var id="1jbvx"></var>
<cite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cite>
<var id="1jbvx"></var><var id="1jbvx"><video id="1jbvx"><thead id="1jbvx"></thead></video></var>
<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ins id="1jbvx"><span id="1jbvx"><var id="1jbvx"></var></span></ins><ins id="1jbvx"></ins>
<ins id="1jbvx"><span id="1jbvx"><var id="1jbvx"></var></span></ins>
<var id="1jbvx"><video id="1jbvx"></video></var>
<cite id="1jbvx"></cite>
<cite id="1jbvx"></cite>
<var id="1jbvx"><span id="1jbvx"></span></var>
<cite id="1jbvx"><span id="1jbvx"></span></cite>
<var id="1jbvx"></var>

時尚頭條網LADYMAX|時尚影響力媒體-專注報道商業時尚和街拍

深度 | “中國版LVMH”遇阻,收購Bally成空中樓閣?

來源:時尚頭條網責任編輯:Crystal時間:2020年03月10日 10:14

深度 | “中國版LVMH”遇阻,收購Bally成空中樓閣?

奢侈品需要文化與時間的沉淀,品牌運營需要精細打磨和規范

作者 | Drizzie

 

中國資本希望在奢侈品世界獲得真正的發言權,依然沒有捷徑。

 

據路透援引四名內部消息人士透露,被稱為“中國版LVMH”的山東如意控股集團(簡稱如意控股)在宣布收購瑞士奢侈品牌Bally兩年多后,其承諾的6億美元融資仍未到位。對此,如意集團和Bally原東家JAB均拒絕置評。

 

Bally的一位發言人則證實,迄今為止山東如意控股對品牌的收購交易尚未完成。她在一封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Bally很幸運能繼續得到來自唯一股東JAB的支持。十多年來,Bally與JAB建立了牢固的關系,JAB是一家獲得極高投資評級的私募股權基金,目前品牌財務狀況仍然穩健。” 

 

值得關注的是,近日以色列男裝Bagir也表示將起訴如意控股旗下的山東如意科技(以下簡稱如意科技),因為如意科技于去年與以色列男裝成衣制造商Bagir達成了價值1320萬美元的交易,該公司在達成交易一年后相關款項遲遲沒有到位,交付期限一再被推遲,最新的截止日期是2020年3月31日。

 

現任CEO Micha Ronen稱公司已別無選擇,未來的運營重點會繼續集中在Bagir上。2019年,Bagir銷售額增長9%至5940萬美元。

 

被如意科技納入囊中的日本大型服裝企業瑞納Renown近日也曝出問題。該公司社長神寶佳幸本月初在記者會上表示,為了擺脫對日本市場的依賴,集團于2010年并入如意科技旗下,但合作戰略并未奏效,且一直未能從如意科技那里收回53億日元應收帳款,令集團連續兩個財年出現虧損,2019財年的虧損較2018財年的39億日元擴大72%至67億日元。

 

此外,葡萄牙公司Calvelex于1月17日在香港對山東如意進行起訴,該公司是山東如意旗下英國風衣品牌Aquascutum的供應商。該公司首席執行官Cesar Araujo告訴路透社,山東如意于去年3月停止支付賬單,并欠公司約18.2萬歐元。Aquascutum由山東如意于2017年從香港YGM貿易手中以1.1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山東如意的一位發言人說,Renown和Calvelex的問題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造成,并且該公司正在解決這些問題。

 

不過,更顯而易見的原因還是山東如意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的債務危機。

 

從代表中國資本大舉收購奢侈品牌Bally,因雄心勃勃地加速構建“中國版LVMH”而聲名大噪,到陷入債務危機,以如意科技為代表的“山東如意系”僅僅用了兩年時間。有分析認為,債務問題與其斥資400億元大舉收購奢侈品牌有直接關系,一系列動作為山東如意帶來巨大的融資壓力。 

 

山東如意原本位于服裝紡織行業產業鏈上游,從原料、紗線、染色、面料到織造、縫制生產等一整條產業鏈,是中國制造的典型代表。但是隨著紡織產業盈利不斷下降,跨國投資正逐漸走向規;同F代化。山東如意在奢侈時尚領域不斷展開收購,其目的是緊扣服裝生產供應鏈的頭尾兩端,從毛紡紗線、面料、服裝生產向高附加值的時尚品牌運營業務延伸,延長產業鏈。

 

目前,如意科技已是日本成衣集團Renown、英國風衣品牌Aquascutum、法國輕奢集團SMCP、男裝品牌利邦控股、萊卡品牌等眾多奢侈品牌的控股或全資股東。

 

山東如意收購動作包括: 

 

2010年6月, 該集團出資40億日元收購日本成衣集團Renown Inc.41.53%股份,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2013年,入股蘇格蘭粗花呢生產企業Carloway;2014年,成為德國男士西裝生產企業Peine Gruppe主要股東;

 

2016年,以13億歐元控股Sandro,Maje 和 Claudie Pierlot 等品牌的母公司法國時尚集團 SMCP;

 

2017年3月,從香港 YGM 貿易手中收購了英國風衣品牌 Aquascutum,涉資1.17億;

 

2017年10月,收購美國聚合物及纖維供應商英威達旗下的服飾和高級紡織品業務,其中包括著名的面料制造商LYCRA萊卡,涉資約24億美元;

 

2017年11月,以22.2億港元控股大中華唯一高端男裝集團Trinity Ltd.利邦控股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以165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創新成衣設計制造和供應商 Bagir 擴大發行54%的股本并成為第一大股東;

 

2018年2月,斥資7億美元從歐洲投資巨頭 JAB 集團手中收購了瑞士奢侈品牌 Bally 的多數股權;

 

2019年2月,收購美國英威達公司服飾和高級面料業務,包括全球知名的萊卡LYCRA®品牌,成為中美貿易戰中唯一獲批的高科技公司并購案

 

去年10月,濟寧城市建設投資集團已以約4.5億歐元的價格收購了如意科技 26%的股份,成為僅次于首席執行官邱亞夫的第二大股東。同時,濟寧城投將為如意科技“15如意債”提供全額不可撤銷的擔保。

 

另有數據顯示,如意科技在今年內將有百億元人民幣債務到期,但其還債能力堪憂。更加令人擔憂的是,山東如意的融資困境或因冠狀病毒的發生而加劇。

 

深度 | “中國版LVMH”遇阻,收購Bally成空中樓閣?

從代表中國資本大舉收購奢侈品牌到陷入債務危機,以如意科技為代表的“山東如意系”僅僅用了兩年時間

 

事實上,市場對山東如意大舉并購的資金來源一直好奇,濟寧城投入股則恰好體現了該服飾企業的融資策略,以收購美國英威達為例,如意控股集團投資總監尹亢在接受山東《大眾日報》采訪時表示,跨國收購發揮了很大的杠桿作用,讓其順利實現了對美國萊卡集團的收購。

 

如意科技前身為成立于1972年的國營企業山東濟寧毛紡織廠,2001年后由總經理邱亞夫主導通過股權并購等方式改制,注冊成立濟寧如意創業有限公司,一年后更名為山東如意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邱亞夫在2009年底成為如意科技的實際控制人,其持股為51%。

 

2007年12月,如意科技持股52.01%的山東如意毛紡服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簡稱“如意集團”。根據該上市公司于1月30日披露的業績預告顯示,公司預計2019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4000萬元至5965萬元,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39.75%至59.6%。

 

集團表示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市場需求不確定性加大及環保政策趨嚴,公司部分子公司業務受到較大沖擊,營業收入和利潤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愈發具有挑戰性的外部環境快速加劇融資難度,導致如意科技最終遭遇債務危機,此次新冠疫情令情況雪上加霜。信用評級公司穆迪和標普從去年9月便開始對如意科技進行降級,將其前景展望轉為負面,理由是擔心由于即將到期的大量債務增加再融資風險。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也決定把如意科技及其多只債券列入信用觀察名單。

 

更重要的原因是,山東如意收購業務的表現大多不盡如人意,為集團帶來了額外的債務壓力。

 

在2017年被山東如意接手前,利邦已連續虧損三年,自2015年開始由盈轉虧,經營狀況一路下滑。為此利邦不斷采取大面積關店、裁員的應對措施,但圍繞削減成本為中心的策略效果似乎并不理想。日本Renown也已進入下滑通道,2010年被收購時當年營收已同比跌17.27%至1290億日元,此后一直在虧損和盈利之間徘徊。

 

深度 | “中國版LVMH”遇阻,收購Bally成空中樓閣?

依賴中國市場的SMCP在此次疫情中受到重大打擊

 

Maje、Sandro等品牌母公司SMCP被認為是山東如意收購矩陣中表現相對突出的集團。在巴黎泛歐交易所上市的SMCP集團是如意科技旗下除了國內上市的如意集團、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日本瑞納Renown、香港上市公司利邦控股之外的第四個上市子公司。

 

2019年SMCP全年銷售額增長11.3%至11.319億歐元,其中第四季度銷售額大漲14.8%至3.17億歐元。該集團表示,盡管受香港零售低迷影響,但是中國內地市場表現強勁,按固定匯率計算的銷售額大漲30%,推動亞太地區銷售額大漲29.1%。

 

然而自2017年上市以來,SMCP集團股價已經縮水七成,市值僅剩約4億歐元。特別是在新冠疫情爆發后,依賴中國市場的SMCP集團已經受到重大打擊,今日股價繼續大跌8%。

 

可以確定的是,山東如意打造“中國版LVMH”的計劃將被大大拖緩,甚至徹底停滯。

 

山東如意原本勾畫的圖景的確十分具有想象力,它并不試圖完全復制一個LVMH。因為這個中國制造企業所暢想的全產業鏈又區別于傳統奢侈品牌從生產到零售的線性供應鏈,而是觸及原料,并通過大數據遍及全行業的“高效生產”。

 

從近10年的收購矩陣可以看出,從供應鏈上游起家的山東如意希望構建的并非一個平行的多品牌矩陣,而是一個縱深的產業鏈條。從收購萊卡LYCRA®品牌,可看出如意在產業鏈下游奢侈品零售不斷擴張的同時,依然花費大量精力夯實產業鏈上游的核心原料業務。其時尚版圖的構建思路是從以科技支撐的原料業務,向收購具備國際認知度的時尚品牌擴張,形成全產業鏈的生態串聯。

 

不過,中國是否有培育奢侈品牌的土壤與基因,這從來都是一個未解的問題。中國資本在有資金實力時,尚且能夠攪動全球時尚版圖,可是當資金鏈斷裂時,人們驀然發現中國資本與奢侈品世界的距離依然遙遠。

 

在一系列瘋狂收購后,山東如意早前也承認將進入沉淀期。邱亞夫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表示,在斥資40億美元收購SMCP、Bally和萊卡等時尚集團后,將放慢收購步伐,轉而把重心放到旗下品牌矩陣上,目標用5年時間盤活已收購的業務。

 

與山東如意在國際奢侈品牌并購上并駕齊驅的復星集團也面臨著相似問題,該集團同樣對財務狀況并不理想但有發展潛力的資產表示感興趣。去年7月,上海豫園股份與母公司復星國際合作,完成收購德國時尚集團Tom Tailor 76.75%股份,復星國際直接持有Tom Tailor 46.75%股份。

 

目前,集團旗下擁有面向高端消費者的奢侈品牌Lanvin、內衣品牌Wolford,St. John、Caruso等服飾品牌。同時,復星國際還直接持有希臘珠寶品牌Folli Follie 16.37%的股份。

 

其中,Wolford在截至10月底的半年內銷售額下滑3%,備受關注的法國高級時裝屋Lanvin還未迎來明顯業績拐點。Folli Follie則在財務造假危機后,與部分債權人達成初步重組協議。

 

在去年6月的復星論壇上,復星管理層向投資者回應了集團戰略。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稱,不同階段,復星會強調某一個戰略。強調不代表否定以前。堅持深度產業運營與投資雙輪驅動,深度運營是基礎,投資是手段。只有深度運營好了,才能更有效投資。

 

奢侈品需要文化與時間的沉淀,品牌運營需要精細打磨和規范。規;瘍H是LVMH呈現的結果,但前提是旗下每一個品牌的扎實發展。



更多Bally   的資訊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廣告大片

上市公司時尚品牌

特级欧美毛片免费观看_国产美女口爆吞精普通话_亚洲中文欧美在线视频